第二百六十二章 爱满病房

小说: 风花雪月的那点事 作者: 心意送给你 更新时间:2020-08-02 02:37:48 字数:2201 阅读进度:262/262

苏晓华告诉了艾雪医院的地址,艾雪很快就来到了病房。

“就你一个人吗?”艾雪轻声问道。“对,我和我姐轮班。川哥和你说的?”苏晓华站了起来,准备给艾雪倒水。

“那你就别管了。”“我和他说,别跟你讲,哎。”说着,把水杯递给了艾雪。

“谢谢。”艾雪接过水杯,温度刚刚好。“咱们出来说?”艾雪看了一眼熟睡的苏晓华的母亲,对苏晓华摆了摆手。

“怎么这么突然?”来到走廊里,艾雪便向苏晓华了解情况。“我也不知道,之前一点没有征兆。也许——也许我平时太不关心了。”苏晓华的表情有些沮丧。

“没有吧。”艾雪温柔地一笑:“在我看来,你是个非常孝顺的孩子。我记得上学那会儿,你听说父亲病了,马不停蹄地便赶了回来。”“你记得还挺清——”苏晓华苦笑了一下。

“得病这个事情,有时候医生都没有办法,更何况咱们普通人,还不在身边,很难先知先觉的。”艾雪安慰着他说。

“谢谢。其实我对我母亲确实关心得非常少。”苏晓华转身缓缓地走向窗边。

“小的时候,在我的记忆里,母亲就是一个全能战士:上班,做家务,管孩子,样样精通。她在棉纺厂上班,还得过那会儿的劳模。后来,随着市场行情的不好,她下岗了。即使如此,她除了管我姐姐和我的学习之外,还在家里偶尔打些零工,帮着父亲分担一些家里的事情。”苏晓华回过头,看了艾雪一眼:“在上大学之前,母亲在我心中的形象还是很高大的。”

“那后来呢?”艾雪追问道。

“哎。”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。“我上了大学以后,慢慢地发现,母亲仿佛变了一个人。她不再像以前那么勤劳干练,反而变得慵懒涣散。经常和那些狐朋狗友们在一起赌博,还学会了抽烟。我爸从我上学那会儿,就常年在外跑工程,很少回家,母亲更是一点生活规律都没有,不知道这一次,是不是就和这样的挥霍身体有关系——”他抬起头,发现艾雪的眼睛一直在看着他,那眼神中充满了温柔和同情。

——“川哥,在吗?”甄佳伊拨通了荆川的手机。

“在。有事吗?”荆川一个人在自己的房间里,正准备洗漱完了睡觉。“就你一个人吗?”“对,怎么?”“那就对了。”甄佳伊在电话那头神秘地笑了笑。

“什么意思?”荆川有些纳闷。

“也没事,你应该关心一下艾雪。弱弱地问一句,她是不是出门了?”甄佳伊低声问道。“你怎么知道?”荆川显出惊讶来了。

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她应该是去武汉了。”甄佳伊这话一说,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。

“川哥,我没有别的意思,只是觉得她一个人在外,你要让她注意安全。”“哦,我知道了,谢谢你的关心。”荆川这才反过味来,匆匆地挂掉了电话。

甄佳伊放了电话,先是一脸的镇静,然后起身悠闲地走到窗口,看着漫天的繁星,啧啧叹道:“今天的星空真美,可惜了。”

荆川没有洗漱,没有剃须,而是直接四脚朝天平躺在床上。他回忆起之前的一些迹象,尽管不愿意相信甄佳伊的话,但又不得不去相信。

但是,他又能怎么样呢?艾雪出于同情,他也说不出什么,而且也是自己告诉艾雪,苏晓华家里发生的情况。

——“其实,我很能理解她。”艾雪走近两步。为了避免尴尬,她也向窗外望去,没有再看着苏晓华。

“劳累了大半辈子,总算把两个孩子送到了大学,想换个活法,让自己开心。这是一个很正常的想法。”艾雪不紧不慢地说着。

“只是——母亲最初的高大形象在你的心中烙下的印迹过深了,你觉得找不回来了,一种莫名的伤感。”“也许是吧。”苏晓华笑了笑。就在这个时候,他忽然听到病房里有人喊自己,声音虽然不大,但是夜深人静之时,听得非常明显。

两个人赶忙推开病房大门,打开了灯。

“妈,怎么了?”苏晓华看到母亲睁开了眼睛,有些虚弱地看着他,头微微有一些歪。

“没事,妈做了一个梦。”她说着,费劲地伸出手来。艾雪看出来了,赶紧对苏晓华说:“赶紧过去拉住她的手。”

苏晓华坐在病床边,紧紧地握住母亲的手。

“晓华,我梦见你结婚了,还给我生了个胖孙子。”苏晓华母亲挤出一丝笑容。“你说怪不怪,我就没梦到过你姐,你姐对我这么好,我真是没良心。”说着,苏晓华母亲的眼中泛出一丝泪花。

“妈,对不起。我——我对您关心得太少了。”苏晓华满脸的悲伤。此时,艾雪也转过身去,眼泪已经从眼眶内悄然流出。

“晓华,没事。”苏晓华母亲此时看到了一旁有个陌生女子。“这个女孩子是?”“哦,妈,她说——”苏晓华一时语塞,他不晓得如何介绍艾雪。

“阿姨,我是他的同学。”艾雪迅速擦拭了一下眼泪,连忙转过身来,微笑地说。

“哦,过来我看看。”他母亲说着,就要找自己的眼镜。苏晓华把桌上的眼镜递给母亲。

“生得好标致啊!要是我的儿媳妇,该多好——”苏晓华母亲羡慕地说着。

“妈,人家有男——”苏晓华的话还没说完,发现自己的胳膊被拉了一把。他扭头一看,艾雪冲他皱了皱眉头。

“阿姨,您好好休息,要是喜欢呢,我就在这里多陪您一段时间。”“是吗?那太好了。”苏晓华的母亲一副很开心的样子。

过了一会儿,给老人安顿了一下,两个人又关了灯,重新来到走廊。

“艾雪,你找个宾馆休息会儿吧。这边我盯着就行。”苏晓华有些不好意思。“我现在挺精神的,去宾馆也睡不着。”艾雪婉言谢绝。

“你说你工作那么忙,还得——没关系,老人就是说说,你明天赶紧回去吧,我爸过两天也就回来了,我们三个人倒,没事的。”苏晓华对艾雪说。